中国能让即将获得的亚洲霸权地位合法化吗?

2014-08-26 09:43:29   来源:军事杂谈   


现在中国(经济)增长的统计数据,是众所周知的。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位居世界第二。未来十年它的GDP可能会超过美国。它有世界第二的军费开支。它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蓝海海军”。在“第一岛链” (从日本南部以南穿过台湾和菲律宾到南中国海),它可能已经拥有用小代价的导弹和无人机突破美国海军封锁的能力。它有世界上最庞大的人口:目前,每七个人当中就有一名是中国人。

 

中国在西太平洋的霸权并非是不可避免的。诚然,中国有许多对手,但是,一条东起印度,北至日本的包围线的成熟却越来越无望。印度是犹豫,而东南亚国家则极度渴望与中国贸易,推动而不是平衡中国的崛起,韩国是可能为与北京保持一致以反对日本,反之亦然。这就只剩下了日本,台湾,以及美国。这可能足以震慑中国的野心,但日本已经挣扎了几十年,而美国则扩张过度。根据怀特的预测,即某种中美的妥协以避免灾难性的中美冲突似乎越来越有可能。中国力量在东亚地区的存在将在未来二十年里体现出来。

 

正如休·怀特指出的那样,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强权在历史上从未碰到过更为强大的挑战者。美国大约在19世纪80年代成为一个强国。在那个时候,它面临着四大挑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德国民族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法西斯主义、冷战中的共产主义和反恐战争中的千禧年圣战主义。在实力方面只有苏联(这个)挑战者曾经接近过美国。希特勒和本拉登可以说是最可怕的,但斯大林主义的政权更加恐怖,可最终都不敌美国。然而,中国超过了所有拥有这样实力(的国家)。它有远优于前苏联的管理(体制),比德国、日本和各类伊斯兰国家和组织更大规模的经济(总量)。中国正在快速地赶上(美国)。

 

但美国的霸权是受到一种相当自由的意识形态节制的。这种意识形态在一个更大的框架内给予了其他参与国话语权。像德国或者日本这样的国家并不是美国的附庸,他们是美国的盟友,他们的退让之举是出于真心。即使把美国视为一个“帝国”,那它也是相当温和的帝国。 1966年,法国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组织时,1992年菲律宾人投票要求美国撤出苏比克基地时,美国什么也没做。(而)苏维埃的盟友意图退出华沙条约时,他们遭到了镇压。而后,由盟友沦为臣仆的东欧不干了,他们不再积极地为他们的“社会主义大家庭(社会主义友爱)”做贡献,从而成为了苏维埃帝国的一项负债而不是资产。

 

这应成为中国的前车之鉴。中国确实很强。这种强大将给它带来区域内的畏惧和迫不得已的尊重。想要违逆中国是有风险的。然而,想要成为亘古不变的强国,中国肯定不能光靠恃强凌弱。正如理查德·阿米蒂奇曾说过的:“只有当中国不再只为了自己而奋斗时才真正算是强大。”而今日,中国并未改善多少,就像沈大伟道出的:“中国本质上是一个非常狭隘,自私自利,现实主义的国家,一味追求本国利益及力量的最大化。它不关心全球治理也不实行国际行为准则(除了它的鼓吹不干预他国内政的说教。) 它在经济政策上奉行重商主义,而在外教政策上则消极冷漠。中国也是一股孤立的战略力量,它没有同盟,且正面临同世界上众多国家间的不信任和紧张关系。

 

那么对于中国来说,后续的问题就是是否可以开始合法的取得地区霸权。中国能否向地区其他国家展示出它的优势并不仅仅意味着暴政?人们常常认为,今天的中国是在寻求一个新的朝贡体系。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听起来那么糟糕了(假设没有中国霸权替代品)。朝贡体系要求有正式的等级,但允许有非正式的“接近”平等。具体来说,它保证朝贡国国内政治独立(即使在最亲密的朝贡国,朝鲜),而外交政策只产生轻微影响力。这听起来非常非常像美国在拉丁美洲和欧洲已经做的那样。

 

这种战略似一剂方子,它(使中国)在短期内取得成功(搭着美国的顺风车低成本地持续提升实力。),中期(面临)区域性困扰(邻近国家被自私的“领导者”给惹毛。)而远期(走向)衰落(那些邻邦不快于所受薄待在先,而(将)背弃请援的中国在后)。当中国国力急剧提升胜过其邻国时,邻国势必会做出回应,他们需要的是一种规则感,可以让他们在新的体系中拥有一席之地,而不是成为跨境暴政的奴隶,他们还需要一种强大的语言,一种可以对中国强势进行限制而非增强的正统意识形态。在新疆和西藏,汉族民族主义和严苛的中央集权统治正被推向(遭受)反抗的边缘,这并非好兆头。中国有必要建立一个更能安抚和吸引别国人的(秩序),类似于使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网罗了众多盟友的自由主义秩序。

 

这种合理的意识形态必须是某种理性的机制,而不是原始的民族优越感。爱国主义是不够的,尽管其受众超过了10亿。就像普京侵略性的俄罗斯民族主义疏远了众多俄罗斯邻国一样,中国现行的充满仇恨和怨恨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也同样会产生这种效果。即使是北朝鲜、缅甸这样应该能让北京顺眼的真正的专制独裁政府,当他们日益意识到跟中国的所谓“结盟”实际上意味着附庸时,也已顶风离它而去。一种更积极、超越民族的(意识形态)是必要的。

 

当然,马克思主义,寻求成为这个(积极的超越民族的意识形态)。它奠定了形式上的平等思想,如果苏联少些(实质上的)俄罗斯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更多些真正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兄弟”可能不会觉得这是一场骗局。 当然,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自由主义可以重新保证国家之间(的平等权利)更多地成为一个合法政权的共识。多年来,美国自由主义确保加拿大和墨西哥受到合乎情理的优待:尽管存在巨大的力量失衡,(加拿大和墨西哥)几乎一直跟随着美国。而对中共来说国内的自由主义是一件行不通的事情。

 

或许,中国自己的历史就提示了一种新的朝贡制度。这种制度的确超越民族(界限)。它是基于周边国家接受中国儒家文化优越性和承认皇帝宗主权的普遍意愿。虽然周边国家(为了)不受(中国)或多或少地干扰,它确实要经受今天看来不能接受的屈辱。这种朝贡制度带来的回报是中国威望的自然增长—附属国把中国捧为“中央王国”和文明中心,尽管进贡国实际上并不相信。但现代亚洲的国际关系中既有高度的民族主义又有后儒家文化的(影响)。中国将极其努力地恢复这种令人臣服的封建秩序。这就要求亚洲(其他国家)放弃众多的民族自豪感重新引入旧的等级制度,因此,在我看来这是不太可能的。

 

总之,随着中国在亚洲地区的崛起,它将会冲破自己现实政治与民族荣耀的层次,寻求自己的地位。如果不能拉拢到邻国,中国的霸权与专制无异。也许中国所有的领导人都十分关心这个问题,但是我很怀疑是否是这样。我们大多数人都想被敬爱而不是恐惧,中国的软实力进步表现出GCD也是这么想的,但就目前而言,GCD在它的邻国中没有言语的合法性。因此,就可能性而言,中国或将继续孤立。寻找合法框架,让中国不仅仅作为一个充满火药的地区威胁而存在,将会是中国政治辩论的下一个大话题:广纳贤言。

军民网提醒: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网新闻配图均来自网络共享图片,只用于非盈利性宣传展示,如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未经许可转载本网站内容负法律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 日本 台湾 菲律宾 航母 海军 亚洲 霸权

上一篇:民兵都不要了,还要军训干什么?
下一篇:中国发展4万吨大型两栖舰 将是南海维权利器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收藏

王思聪批中国导演不专业 网友:老公要

王思聪批中国导演不专业 网友:老公要转战拍电影? 9月26日,王思聪出席自己发起的“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发布会。会上他指出中 [详细]

重磅!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中办国办出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 [详细]

张杰宣布谢娜怀孕:我们有了最好的礼物

张杰宣布谢娜怀孕 吴昕最激动:快乐家族终于有宝宝 9月26日是张杰谢娜的结婚纪念日,张杰微博发文透露谢娜怀孕。消息一传出,网 [详细]

重庆一高校开设"网红学院"学习直播技巧

重庆一高校开设 "网红学院 "学习直播技巧。近日,重庆工程学院开设了“网红学院”,“网红学院”开设了“个性塑造”、“直 [详细]
影视综艺

军民阳光工程   未央星空艺术团   军民商城
客服投诉热线:400-685-5566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85-5566     客服邮箱:zgjunmin@126.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人才招聘

Copyright版权所有 军民网